第二十三章:救生稻草

薄荷伏特加 2019-02-11 16:47:06

都说直播是一碗青春饭,高收入高压力,也带来对未来的焦虑。每个主播都边挣钱边谋划未来。万一今后离开直播,还有什么生存方式。第一条路,累积粉丝量,提高知名度,从直播圈逆袭到演艺圈或者媒体圈,逐渐摆脱主播的标签,成为真正的明星或者红人IP,顺带做做电商,名利双收。

第二条路,赚足够多的钱,回归生活,买房买铺投资理财,用钱生钱,不在需要直播抛头露面,也能保下半生生活无虞。

第三条路,在粉丝追求者里选一位有实力有感情的人,老大嫁作商人妇,生儿育女,洗尽铅华,洗手作羹汤。

 

第一条路是天赋之路,需要主播本身具备过人美貌或才华,和强大的粉丝号召力,并不是普通主播可以走的。

第二条路是苦力之路,勤勤恳恳夜以继日地播,加上贵人提携,变成头部主播,才能赚到相当多的钱。

第三条路,嫁人,看起来是最轻松的路,也是最容易实现的。

 

可最艰辛的路,会越走越顺。

而最容易的路,会越走越难。

 

李意,你要走哪一条路?

 

我在24级已经累积了60万粉丝,在同级主播里很少有人做到。也有演艺公司和经济公司找过我,但年龄是硬伤,俗话说出名要趁早,我27岁了,在主播里面已经不算年轻的了,何况演艺圈。

不管怎样,既然收到了现场节目的邀请函,我决心放手一搏。

 

我用心准备才艺,练歌排舞。但最重要的是,上现场后,到底有谁会愿意重金支持我,再好看的才艺,没有盛大烟火点缀,都会显得冷清落寞,也会被同行笑话。

 

我看着微信里的好友列表,已经删除离开我的人,我自然也找不回来了。

十三少还是我的好友,如果向他开口,他应该会帮我。可是之前是我拒绝了他的追求,现在因为上现场要礼物而主动找他的话,以后就会继续陷入纠缠中。

还是不要了。我想了想,放下手机。

 

直播界就是这么现实,粉丝,才艺,能力,都需要真金白银刷礼物去证明和彰显,没有强有力的守护,什么都是白搭。我的骄傲和自尊,在现实面前,只能变成拖累。

 

空城,我该为这个事找他吗?

 

就在我百般犹豫的时候,手机收到一条信息,来自三哥,在我十几级的时候,支持过我的,陈洁儿的守护。

上次因为我跟陈洁儿闹掰后,他基本淡出了直播,不知道怎么会忽然记起我。

 

“李意,听说你要上现场了?”

 

“是啊,下个月初。”

 

“上现场可不容易啊,礼物上不了二十万就不好看了哦。”

 

“嗯,我知道,我正犯愁呢。”

 

“这周末有没有空,一起吃个饭吧。”

我想了三秒,回复,“好。”

 

这个时候,只要是救生稻草,我都会抓住。三哥一直意图明显,可是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

除了清扬那次,这应该是我第一次见大玩家。约了周六晚七点,广州天河一家私房菜餐厅。

 

出门前,我换衣服换了三遍,第一套黑色礼服裙太短了,第二套抹胸上衣有点性感,最后保险起见,我穿了牛仔裤和白体恤。

 

带着孤胆赴鸿门宴的悲壮,我去往约定的餐厅。

 

我到了的时候,三哥已经在等我,他四十出头的样子,穿着深蓝色polo衫,高个子,模样憨厚,与我之前的想象有点出入。

 

“李意,跟你吃一顿饭可真不容易啊,这都约了快半年了。”

 

我带着歉意,笑了笑,“之前你也知道那件事,我并不想影响别人和守护之间的关系。现在你还看直播吗?”

 

“我现在太忙,基本不看,不过我有时候会用小号中午看你一会。你现在不得了啊,粉丝那么多,又要上现场了。”

 

“有什么用,我留不住人,你知道我一直守护来来去去,这次去现场心里一点底都没有。”

 

“你个性太强,直播界要混出头,一定得磨平棱角,左右逢源。你的原则成就了你,也拖累了你。这么说吧,你是不是一直以为我是那种好色之徒,所以拖到现在。要不是因为上现场,你也不会来见我,对吧?”

 

没想到三哥如此开门见山,我竟无言以答。

 

“李意,你真以为我是那种只想泡妞的人吗?我大号财富等级都三十几级,有多少主播主动约我我都未必有时间。可能就是因为你有几分原则,我倒想见见你,做个朋友也好。直播间好看的女孩子太多了,我欣赏的是你的才华和谈吐。”

 

“谢谢你,三哥,之前的误会太多。没想到你如此坦率,我挺喜欢你这性格的。”

 

“这样吧,李意,你现在上现场的礼物还差多少。”

 

“我能保证的筹到的只有十万,还差十万。”

 

“我最近卡支付限额了,我给你保五万。剩下的五万你找你管理员或者之前守护,再想想办法。”

 

我一下子愣住了,之前担心种种,忽然三哥轻描淡写,就把问题解决了一半。

 

“那,三哥,这么久不联系了,你为什么这么帮我,需要我做什么吗。”我也毫不掩饰地直接问他了。

 

“哈哈,不用你做什么,吃吃饭聊聊天就行了。别把你三哥想太坏,我要女人哪里没有,你跟陈洁儿不一样,我喜欢跟你聊天交朋友,以后是什么关系,要看缘分。”

 

“陈洁儿,你现在还看她直播吗?”

 

“不看了,她一直不缺大哥,走一个来一个。我是她总榜一,也算对得起她。”

 

席间我和三哥聊了很多,许多直播间幕后的故事,玩家和主播,主播和公会,等等。

这个世界没有绝对的好人,也没有绝对的坏人,就像三哥一样。遇见过那么多情深意重的过客,没想到第一个出来帮我的,是他。也许曾有私心,但真正了解我以后,他从有条件变成了无条件。

 

吃完饭,三哥送我回家,我坐在保时捷的副驾驶,头靠在窗边,望着车窗外城市霓虹。三哥开着车,不时转过来看我一下。

 

“李意,你这么漂亮,趁着青春还在,赶紧找个条件好的人嫁了吧。女孩子那么拼,不就是为了好生活,只要你愿意,你随时可以舒舒服服做少奶奶,何必为了直播,让自己那么累。”

 

“那样的生活没有安全感,相比于做别人的副驾驶,我还是宁愿自己手握方向盘,心里踏实一点。”

 

回到家已经十点了,我洗完澡,看到手机有一个未接电话,来自空城。

想想他是有女朋友的人,我就不方便回电话过去。

 

我给他的微信小号发了条信息:“怎么了,刚才洗澡?”

 

“李意,你是不是要去上海参加现场节目?”

 

“对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 

“下个月8号。”

 

“我陪你去上海,因为我是你守护。”

 

长篇小说«反光镜»

讲述直播,阶层和人性,一个女人在直播间浮沉跌宕的半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