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连载3】孤岛少女

长武军事 2019-02-11 12:57:09


关注本平台后,每天为您挖掘8篇好文

第七章


    四人同时举枪,警惕察看,山上,不见一人。

    “快上船,我们走!”高个子喊道。

    四人快速上船,快艇启动,掉头,“唔——”一声长啸,冲了出去。很快,在海天相连处消失。

    老付举起一根棍子,从山上跑下来。

    美君跑到黄狗的尸体旁,“哇!”地痛哭起来,她扑上去,大喊道:“大黄!大黄!大黄啊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    老付站在旁边,脸色难看,痛心的样子,死死盯着黄狗。

    他在回忆:

    黄彦廷(富豪)接通通话:“喂,德哥好……嗯,刚到……四个?怎么可能!?不可能啊,我刚绕了一圈,不可能啊……哦……哦,好的……好的,我马上出发,西雅图见,嗯,好的。”

    黄彦廷挂机,看着大家,问:“这两天,岛上有没有人来?”

    回忆结束。

    美君抬头,哭诉道:“告诉我,他们是些什么人啊?为什么这么残暴!?”

    老付说:“幸好,老板不在,他们是来杀老板的。”

    美君一怔,惊呼道:“老板?你是说,他们是来杀黄总的?”

    “是的,我不想和你多说,说了你也不懂。幸好,黄总不在。”老付盯着她说。

    “你说什么?老付,我不明白。”美君泪眼模糊地看着他。

    “别问那么多,他们不会杀你的。这岛,还是这样,大家不会有危险。就算老板很久不回,也会安排他朋友送食物来,你尽管放心。”老付说道。

    美君擦拭着泪水,抬头,看到了小黄,它还独自站在远处。

    美君起身,一边哭泣,一边向小黄走去。

    黄狗见美君来了,掉头,快速往回走。

    美君衣袖捂着嘴巴,一路小跑,向别墅跑去。

    别墅外

    花园里,付婶站起,远远看到小黄灰溜溜跑来,后面,跟着边跑边哭的美君。

    付婶赶紧擦了擦手,跟着美君跑进别墅。

    房里,美君趴在床上,使劲恸哭起来。付婶与芳仪跟着跑进来。

    “快告诉奶奶,这是怎么啦?啊?你怎么啦?啊?”付婶眼眶湿润了,不管怎么问,美君就是不回答。

    付婶赶紧跑到厨房,拿起对讲机,喊道:“快回来啊老头子,快回来啊,家里出事儿啦!家里出事儿啦!”

    对讲机里传出老付的声音:“我知道了,你叫什么叫!”

    “啊?你知道?美君在哭呢,她哭得很伤心呢,问她又不说,只一个劲儿哭,她怎么啦?快说呀!”付婶带着哭腔说。

    “她的大黄被人杀了。”对讲机里传出老付的声音。

    “啊?这岛上,有谁会杀她的大黄啊?天哪,这是怎么啦?啊?”付婶带着哭腔说。

    “别吵别吵!你先让她安静一会儿,我回来再告诉你!”老付吼道。

    付婶瞪着眼珠子,拿着对讲机的手在颤抖。

    房里,芳仪哭泣着问:“怎么啦姐姐,你怎么啦?快说呀,你怎么啦?”

    美君哭声越来越小,但,始终不说一句话。

    付婶拉拉芳仪的衣袖,示意跟她一起出去。

    芳仪捂着嘴巴,也哭成了泪人儿。

    客厅,付婶拉着芳仪坐下,说道:“她的大黄被杀了。”

    芳仪“啊!”地惊呼,猛站起,慌乱地说:“这怎么可能!谁杀大黄啊?这里没有外人啊!”

    这时,老付走进来。

    老付说:“今天,岛上有外人来了,本来,他们是来杀黄老板的。幸好,老板不在。不巧,遇上了美君和大黄,大黄咬他们,就开枪了。”

    “啊?!”芳仪一把搂住付婶,颤抖起来,紧张地说:“那怎么办啊?付婶,我们该怎么办啊?”

    付婶也吓得眼珠子瞪得老大,慌张说道:“老头子啊,快想办法啊,我们躲起来吧!?”

    “他们已经走了,别怕,他们是来杀黄老板的,不会伤害我们。我想,大黄如果不咬他们,也不会遭来杀身之祸。”老付分析。

    “哎呦!”付婶扼腕抽泣:“这是造了什么孽啊,不知老板现在怎样了哦,他安不安全啊,天哪,这么好的一个大老板,怎么会有人要杀他呀!”

    “又吵又吵,没完没了啦!”老付说完,气鼓鼓上楼。

    他来到美君的房间,见美君趴在床上,走了进去。

    他坐在床沿,说:“幸好我及时赶到,不然,你就没命了。”

    美君没说话。

    老付摸摸她的头,继续说:“其实,我没枪,只想吓唬吓唬他们,为了救你,我豁出去了。”

    美君说:“谢谢!我知道。”

    “救命之恩,希望你不要忘记。”老付摸着她的背。

    美君没动。

    “其实,换作别人,我是不会冒着被杀的风险去救的。”老付把手伸到她胸部。

    美君扑腾一下站起,瞪着他,指着门外,狠狠说道:“出去!快点儿!一……二……”

    老付急忙站起,灰溜溜出了门。

    美君愤怒的表情,片刻,她疲惫地走进洗漱间,用冷水洗了一把脸,然后,摇摇晃晃下楼。

    “奶奶,我要出去一下!我想去看一看大黄。”美君说。

    “啊?不行不行!等下被坏人抓到了怎么办啊?”付婶马上冲过来阻止她。

    “让她去吧,他们不会来了。”老付喊道。

    “你说不来就不来?老头子,你成他们头儿啦?!”

    “他们不会来了,我知道。”美君也幽幽地说。

    “不行不行,我不能让你走,一个女孩子,怎可以冒这样大的险啊!”付婶轱辘着眼珠子,瞪着她。

    “那,这样吧,芳仪陪我一起去。”美君理解的表情。

    “啊?!哦,好好,我去,我去。”芳仪吓得差点儿发抖。

    美君欣慰一笑,说:“你真是我的好妹妹,谢谢你!”

    “哦,那好吧,快去快回啊!”付婶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    “好,您放心吧。”美君说着,走了出去。

    芳仪愣了片刻,一脚高一脚低地追了上去。

    大海

    海水还是那么蓝,海鸥依旧那么欢。头上的天空,一碧如洗。

    沙滩上,美君晃晃悠悠地走着,芳仪随后。黄狗跟着,三步一回头。

    美君止步,回头,看着她说:“芳仪,你对我真好,我感觉到了,你的情谊是那么的淳朴,你的心灵是那么的美好,能与你成为好姐妹,真是三生有幸,我发誓,一定要好好珍惜。我们俩,就像亲姐妹一样,将来,一定要同甘苦,共患难,不论天涯海角,哪怕风云万变,我都希望,和你相携到老,共享荣华。不知妹妹是否愿意?”

    芳仪泪眼模糊,两手抓住她的手腕,说:“嗯,谢谢姐姐,我也会的,我会珍惜,你的友情,你的关爱,如此挚诚,可以感天动地了,芳仪求之不得,永生难忘。将来,无论发生什么事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芳仪都愿意,与姐姐同甘共苦,携手前行。”

    “嗯,好妹妹,我没看错你,聪明、漂亮、善良,还善解人意,难怪啊,老板带我来了,还非要把你带来!当时,看到他牵着你下飞机,真是羡慕嫉妒恨呢!”美君逗趣地说。

    两人相视而笑。

    芳仪开心极了,一边跑一边转圈儿,美君嫣然一笑,追了过去,芳仪快速向前。海风吹来,秀发飞扬,群褶飘飘,沙滩上的少女,似两朵美丽的莲花。

    终于,美君抓到了芳仪,俩人嘻嘻哈哈,互相拉扯,跑到了水中,互淋对方一身湿。

    黄狗独坐沙滩,郁郁寡欢。

    累了,她俩气喘吁吁,停止打闹。

    美君对芳仪说:“不玩了不玩了,芳仪呀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”

    “哦,好,好,你说啊。”芳仪答。

    “现在,我想单独去陪陪大黄,还要和它说说话,你先回去吧,好吗?”美君恳求的眼神。

    “这怎么行?不安全呀,我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留在外面啊?奶奶也会骂死我的?”芳仪焦急地说。

    美君刮了一下她的鼻子,莞尔一笑,说:“看你,这么聪明的女孩子,居然也糊涂了。如果不安全,有你在,这么乖巧,对坏人来说,岂不是更有诱惑力吗?本来只一个,加上你,就两个了,难道,你也想被抓不成?”

    芳仪吓得直哆嗦,慌张说道:“啊不不不,不想不想,我不想被抓,但……但是,姐姐你,你一个人不行啊!”

    “姐姐心里有数,我常来,对这里很熟悉,就像别墅前的花园一样。芳仪,没事的,姐姐谢谢你了,那几个坏蛋是来找老板的,他们知道老板离开了。再说,昨天,他们根本就没有伤害我的意思。”

    “哦,那好吧,可是,奶奶如果问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    “如果奶奶问你,你就说,你把我送到了,那里很安全,小黄也在我的身边,我一会儿就回来的,叫她不要担心,好吗?”

    “哦,好的,那,你要快点回来哦,我也会担心的。”芳仪眨巴着眼睛,害怕的样子。

    “嗯,好的。回去吧,听话,啊?”美君抓住她的手,往后拽了拽。

    芳仪转身,走着走着,又回头看看。渐渐,她越走越远,在前面转角处消失。

    美君来到大石旁,弯腰,找到包裹,拎着上山。

    深坑

    穆俊杰坐在石头上。深坑的角落,扔了一些食品袋,还有两只矿泉水瓶。

    坑边,美君爬上来,微微笑着,却满脸憔悴,风干的泪痕依稀可见。

    “好点了吗?”美君关心地问。

    “你怎么啦?”几乎在同时,穆俊杰也在问她。

    “我下来再说吧。”美君扶着石尖,小心移步,慢慢下到深坑。

    她走到他身边,弯腰坐下,仔细察看他受伤的大腿,伤处,绑带依旧,纸皮旁的肌肤已完全消肿,现出正常的血色。她再察看他的手腕,被蛇咬伤的部位已恢复原样,除了几个牙印,不见任何异常。

    她抬头,看了看他的脸,用手为他擦拭鬓角的灰尘。

    穆俊杰一笑,温情地说:“谢谢你,好多了。恢复的速度比预想快多了,尽管,好像过去了一百年。”

    她没说话,搂着他的头,闭着眼睛,认真亲吻。瞬间,俩人的世界,天地化作虚无,万事皆浮云。

    小黄趴在山坡上,伸着舌头,喘着粗气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八章


    别墅

    付婶看到芳仪回来,张口结舌,半天才缓过神来,她擦了擦手,快步走过去,喊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回来啦?美君呢?她怎么没回来啊?”

    芳仪脸上挂着笑意:“嘻嘻,没事没事,我把她送到了,那里很安全,小黄也在她身边,她说一会儿就回来的,您不必担心!”

    “啊?!你们在搞什么名堂啊?啊?!”她赶紧出门,边喊边跑:“老头子啊,老头子啊,不好啦不好啦!老头子啊,不好啦!”

    花园里,老付在施肥,抬头吼道:“房子要塌了哦?叫得吓死个人!”

    “你快去看看啊,美君一个人去了山后面,芳仪回来啦!危险啊,你快去看看啰,会出事的!”

    “你算命的啊?疑神疑鬼!”老付没好气地回答。

    “哎呀,老头子啊,你还没吸取教训啊?大黄怎么死的?要是美君有个三长两短的,我这条老命就不要了,我一定要和你拼命!”说着,匆忙向他走过去。

    老付把铲子一丢,鼓胀着眼珠走出来。

    芳仪站在那里,很着急的样子,撅着小嘴,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   老付走了。

    芳仪跟着付婶进屋,问道:“奶奶,黄总什么时候回来啊,我好怕啊!”

    付婶摸摸她的头,说:“别怕,他什么时候回来,说不准的,我来这里两年了,最多一次,他离开了四个月。虽然离开了那么久,但是啊,他派人送了许多食品来。对了,他给你钱了吗?”

    “没有。”

    “给你家人汇款了吗?”

    “没有。”

    “哦,放心吧,他不会亏待你的,我知道,他给美君家里汇款多次了,一共,至少,少不了两百万吧。这次,他走得太匆忙,还来不及安排,也许,就在明天,他会回来,或者,要一个月,或者更久,他才能回来呢。”付婶认真地说。

    “哦,我好担心啊。”芳仪着急的样子。

    “不仅你担心啊,我们都担心呢,老板人很好,从不坑人害人,我就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要杀他呢?真是,太可怕了!”

    “我们,能帮到他吗?或者,能为他做点什么?”

    “做不了哦,我们哪有这个能力啊,我们帮不了的,只有在这里等了,但愿,菩萨保佑啊,保佑他早点平安地回来,但愿菩萨用雷电把那些坏蛋劈死。不然,天下哪还有理啊,老天就瞎了眼啦,呜呜呜呜……”付婶颤抖着嘴唇,哭了起来。

    芳仪也抽泣起来,转身,悻悻上楼去了。

    海边

    沙滩上,老付东张西望。

    一路上,他没看到美君,继续往前走。突然,小黄对着他“汪”了一声,它站在远处的山坡上。

    老付看到,对它挥手,小黄扑腾着冲了下来。

    他带着小黄,沿着海滩继续向前,一直走到大黄的尸体旁,却没看到美君的踪影,他要继续向前,小黄却不走了,“汪汪”地叫着,后退两步,似有返回之意。

    老付挥手,小黄掉头就跑,越跑越远。

    他纳闷地跟着它。黄狗跑着跑着,只见一个小点儿了,这时,它居然爬上了山坡。

    老付寻思:“难道——美君也在山上?不对啊,一个女孩子,单身一人,怎会爬到山上去呢?哦不不,她应该就在山上,因为,刚才来的时候,小黄也是从山上下来的。”

    老付拔腿就跑,向小黄追去。

    越跑越近,他看见小黄站在山坡上,正朝他望着,像等他似的。

    接近山脚,小黄又跑了下来,迎接老付。老付与小黄一道,向山上走去。

    小黄比老付快,爬到一片深草的位置,停了下来,站在那里看着老付,吊着舌头只喘粗气。

    接近草丛,老付一惊!他听到:前面,隐隐约约有人说话。

    他轻手轻脚前进,小心翼翼,拨开草丛,沿着声音的方向往下看,这一看,他惊吓不小,差点摔了一跤。他看到:深坑里,一年轻男子躺着,美君的头枕在他的胸口上,俩人在说话。

    他倒吸一口冷气,颤巍巍地,再次靠拢,仔细地偷看:

    深坑里

    美君眼睛眨巴着,说:“听老付说,他们是来杀老板的,可我不这么认为——他们,可能是来杀你的,或者,是来抓你的。”

    穆俊杰一惊,赶紧捧起她的头,坐起,盯着她,问:“后来呢?”

    美君看了看她的脸,把头往下挪了挪,枕在他的右腿上,继续说:“后来,这些魔鬼,开枪杀死了大黄,眼都不眨,一人手里拿着四个人的照片,其中一张就是你的。所以,我怀疑,他们是来杀你的,我骗了他们,说你游到船上去了,他们信了我的话。幸亏,老付及时赶来,不然,真不知还会发生什么事,那场景,真是好恐怖啊,现在想来,我还心有余悸呢。所以啊,我要你解释一下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?为什么?我,我真的被他们吓懵了,也被搞糊涂了,以后,还会这样吗?你到底是谁?他们为什么要找你?能告诉我吗?”美君很激动,颤栗地说。

    穆俊杰两手插进头发,张嘴吸了一口气,深深叹息。他知道,那四人是来救他的,但是,阴差阳错,美君善意的谎言,让他与援兵咫尺天涯,最后,天各一方,永不相见。

    美君坐起,看到他沮丧的样子,一惊,把脸贴在他的胸膛,浑身颤抖着,小声说道:“你,怎么啦?我不该问吗?如果,你不想说,就,别说了,总之,有你在就好,只要,你平安,不论要我做什么,我都愿意。”

    “不……不是,美君没错,你应该问,我也应该回答你。我不想骗你,但,又不知,该如何对你说出真相。”穆俊杰眼里噙着泪花,仰天,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   “我不希望,你会骗我,宁愿,你什么也不说,就这样,让我糊里糊涂,就算再次被人恐吓,只要是为了你,我也是幸福的,我愿意继续付出,付出所有,我的一切!我的选择,无怨无悔,不怪任何人。”美君抱紧他,幽幽地说。

    山坡上

    老付偷听到这里,倒吸一口冷气,心想:“难道,此人也是杀手?因为受伤,已失去联系?所以,那四人在寻找?”老付脸色大变,毛骨悚然,颤巍巍地,身体向后挪动。

    他匆忙下山,向回走去。走了一段,躲在山坡的大石旁,等候美君的到来。等了很久,不见人来,于是,他决定,先回去再说。

    老付一到家,付婶就急忙走来,问:“美君呢 ?她在哪里啊?你看到她了吗?” 

    老付想躲,没躲过,搪塞道:“看到啦看到啦!”

    “那,她,她在哪里啊?人呢?没出事吧,啊?”

    “出什么事啊?天塌下来啦?她就坐在海边,她说马上就回来的!整天大惊小怪,疑神疑鬼!”老付没好气,说完,到工具房去了。

    付婶见他如此态度,便也不再追问,疑心重重,进厨房去了。

    花园,老付在扯草,他远远看见美君从海边走来,赶紧跑去。

    他挡住美君的去路,急切地说:“如果,奶奶问你去哪里了,在干什么,你就说,你一个人坐在海边,还要说,我找到你了,你让我先回来,还答应我马上就回来的。听明白吗?”

    美君是个非常聪明的女孩,当然听明白了,但,她还是大吃了一惊,甚至感到恐惧:老付明明没找到自己,为何要说找到了呢?难道,他有非分之想,在讨好卖乖?

    不管怎样,她还是决定:过了这一关再说。她不屑地瞪了他一眼,径直往回走去。

    一进门,付婶不巧从厨房出来。付婶唠叨着:“哎呀,你终于回来啦,别去这么久啊,我担心呢。下次注意点,啊?呵呵呵”

    付婶围着她看了看,又转身,笑呵呵进厨房去了。想不到,这一关,这么简单就过了。

    美君嘘了一口气,又呆了一下子,犹疑着上楼。

    不一会儿,楼上传出美君的琴声。

    花园里,老付侧耳倾听,又朝她的窗口看了看。他走出花园,来到海边,沿着沙滩,向山后走去。走着走着,他站定,左右看了看,看到山坡下有一片平整的青草地,他突然一阵大笑,现出森冷可怖的表情。

    他低着头,心事沉重地往回走。

    别墅

    餐桌上,奶奶为两个小女孩各舀一碗汤,唠叨道:“多吃一点儿,一个个瘦得树叶子似的,将来还要做人呢。”

    美君与芳仪认真吃着饭。美君说:“芳仪,明天上午,再陪我出去走走,好吧?”

    奶奶赶紧插话:“哎呀,下次别玩那么久啦,要早点回来。芳仪啊,你不要一个人先走了,要两个人一起回来,这样就有个伴嘛,听到没有啊!”

    “听到了奶奶。”芳仪回答。

    “那倒不必,我喜欢一个人安静坐坐,有她送我去就可以了。”美君挤出笑容说。

    “不行!我不放心的,万一,万一你出了什么事儿,我可就,没脸见老板啦,难道,你想要奶奶离开这里吗?”

    “哦,不不不,奶奶,那好,我听你的就是,明天,我让妹妹陪我一起去。”

    老付自顾自地吃饭,吃完,放下碗筷,出去了。

    早晨的大海

    海浪,海鸥,白云,朝霞,远洋货轮,一座孤岛。

    山坡,深坑

    穆俊杰吃力地抓紧石尖,一只脚悬空,另一只脚踏在石坎上,努力往上爬。终于,出了深坑,坐着移动身体,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,移到了沙滩上。他找到一根树枝,撑着,慢慢站起,脸上大汗淋漓,只喘粗气。

    大海一浪扑来,另一浪已准备就绪,前赴后继,排排对接。

    他注视着这岁岁年年、永不停歇的海浪,心生无限感概。

    突然,穆俊杰使劲咆哮起来: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”,他歇斯底里,脖颈静脉怒张,直至声嘶力竭,气喘吁吁。

    他艰难移动着脚步,慢慢坐下,眼眶湿润,眼里布满血丝,对着大海发呆。渐渐,他冷静下来。

    山坡

    青草地,大石头。

    老付坐在大树旁,他焦急的样子,鬼鬼祟祟,时不时向后张望。

    别墅

    美君对着厨房喊道:“奶奶,我们去海边玩了啊。”

    付婶冲出来,对她俩喊道:“别玩太久啦,快去快回啊!”

    “噢!”美君答。

    “知道了奶奶!”芳仪微笑着说。

    美君背着个小包包,拉着芳仪出了门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第九章


    海面,波浪起伏,天空,蓝天怡静,孤岛,郁郁葱葱。

    姐妹俩蹦蹦跳跳,边打边闹,好不开心。小黄尾随而来,打着喷嚏,来回跳跃。

    累了,两人手拉手坐下。

    美君拨开脸颊两边凌乱的头发,扬起脸蛋,神采奕奕,对芳仪说:“芳仪,还是老规矩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   “啊?这怎么行,见到奶奶,我无法交差的。”芳仪慌乱地回答。

    “我亲爱的妹妹呀,你怎么这么笨呐,你不让她看到就行了嘛,躲开她,偷偷上楼,不就没事儿啦?”美君捏她的鼻子。

    “啊?要是,要是被抓到了怎么办啊?”

    “你又没偷东西,还抓到了怎么办哦,你就说,我早就回来了,在房间里睡觉,行不?”美君瞪着她说。

    “哦,那,我试试看吧。”

    美君两手拧拧她的脸皮子,道:“嗯,对了,这才是我的好妹妹呢,谢谢啊,大恩大德,姐姐永生不忘。”美君清澈一笑。

    芳仪犹犹豫豫,看了看姐姐的脸,转身,慢慢往回走。

    看她走远,美君一笑,回头,向山后走去,她一路转着圈儿,哼着歌儿,每一道风景都让她赏心悦目。

    突然,她吓了一跳,老付从大树背后走出来。她警惕地看了看,没理她,继续往前走。

    “等一下!”老付命令的口气喊道。

    美君气不打一处来,横眉冷对,狠狠地问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    老付冷冷一笑,说道:“我想干什么?这话,我应该问你,你想干什么?你要干什么去?你以为我不知道?!嗯?!”

    美君倒吸一口冷气,脸色大变,问道:“你,你在跟踪我?为……为什么?”

    “我跟踪你?有必要吗?老板不在的时候,这座岛的安全就交给了我,凡强行登岛者,凡背叛主人者,我有权任意处置!你不知道吧,昨天,你出去玩,老太太担心,叫我出去看一看,我看到,小黄站在山坡上,哼哼,”他冷笑一声,死死盯住她,说道:“我爬了上去,那里有一个深坑,你猜,我还看到了什么?!你自己说!”他怒吼道。

    如晴天霹雳,美君吓得张大嘴巴,泪眼模糊。她一身颤栗起来,突然,她扑通跪下,哀求道:“我错了,我错了,对不起对不起,饶了我吧,别,别告诉老板了啊,求您了求求您了。我拿钱给你,您要多少,您说,我拿给您。别……别啊,求求您了,我年纪还小,还不懂事,您就饶了我吧。”

    “你以为,我会要钱?”老付背对着她说。

    “啊?那,您要什么啊?我……我没有什么了呀。”美君吓得直发抖。

    “没有什么了呀?哼哼,你这是瞎说。难道,我想要什么,你不知道?”老付伸手,在她脸上摸了一把。

    “啊?不不!我不,你不能这样,我……我还小,你不能这样,老付,千万别……”美君哭了起来。

    “那好!我就不勉强了,你就等老板来处置吧。”老付瞪着眼珠子,狠狠地说道。

    “啊不不!老付,你不能这样,不!求你了,我还是个小孩子,不要不要,求你了!”美君无助地大哭起来。

    “至于那个男人,我现在就去杀了他!”老付吼道。

    美君赶紧扑过去,一把抱住他的脚,哭喊道:“不要啊!不要啊,我答应你,好,好,我答应你,求你了,别杀他啊,别杀他啊!”

    老付脸上现出了笑容,他冷冷地说:“那好吧,跟我来!”

    美君突然停止哭泣,她松手,神情恍惚的样子,流着眼泪说:“那,你,要答应我两件事。”

    “你还讨价还价不成,你说说吧,答不答应,要看我的心情好不好。”老付瞪着她说。

    美君喃喃地说:“第一件事,他的腿断了,我想把他带到别墅去养伤。第二件事,要等两天,等我把初次给他,才可以……”

    “少啰嗦,一件也不行,不然,我现在就去杀了他!”老付从兜里掏出一把尖刀。

    美君再次扑上去,死死抱住他的脚,哀求道:“别别别,不要杀他,不要杀他,我答应你,我答应你,求你了,别杀他啊,呜呜呜呜……”美君恸哭起来。

    “那还废话干嘛?跟我走啊!”老付脚用力一推,美君歪倒在地上。

    老付向前走去,回头,见美君还是一动不动,坐在地上恸哭,他吼道:“快点啊!”

    美君越哭越伤心,完全不理会老付。

    老付走回来,抓住她的胳膊,用力一提,美君一身软踏踏的,被他拖到了草坪上。

    小黄跟着走过去,站在一旁,静看着一切发生……

    大海

    穆俊杰一人坐在沙滩上,对着大海发呆。

    海浪哗哗作响,海鸟唧唧鸣叫。大海像一盘巨大的摇篮,轻轻摇曳着孤岛,世界渐渐沉睡。

    穆俊杰捏着一段粗树枝,艰难站起,一踮一跛,向山坡走去。山脚下,他慢慢坐在石头上,垂下头,他在回忆:

    回忆1.美君“啊?”地一声,看了看他的脸,再蹲下,看他肿胀的手臂,惊呼道:“还肿呢,还有毒呢!”

    “没事了,有点毒倒好,蛇毒能治病呢。”

    “治病?!”美君诡异的表情。

    “是啊,这点毒,说不定帮我治好了很多病。”穆俊杰笑着说。

    “能治好神经病么?!”美君责备的语气。

    回忆2.穆俊杰突然睁开眼,用手臂擦了擦,感激地问:“你确定,不会骗我?”

   “是的,我不会骗你。”美君眼泪汪汪,泪水滑落,滴在他脸上。她用手指为他擦去,他看了看,闭上眼睛,美君俯身,头发倾泻而下,她吻了他,很久很久。

    回忆3.美君转身,问道:“还有什么事么?”

   “没了,只是,我还是担心,这一切,就是一场梦。”他闭着眼,小声说。

    美君一身颤抖,再次蹲下,把包裹移到身边,坐下来,说:“这不是梦,我会让你站起来,一定会的。”

    她再次俯身,头发盖住俩人的脸,被头发包围的世界,满是温馨与陶醉……

    回忆结束

    穆俊杰一手托着腮帮,看着沙滩发呆,很久很久,他笑了,满脸洋溢着愉悦和幸福。

    山坡,大树

    草坪上,美君一边抽泣,一边穿衣。她哽咽地说:“求你一件事儿。”

    老付在穿裤子,回应道:“说吧。”

    “我现在,不想回去,呜呜呜,你,你要妹妹告诉奶奶,呜呜呜,就说,就说我已经回去了,在房里,睡,睡觉,呜呜呜……”美君哭着说。

    “好吧,早点回来,不然,老太太要吵死人的!”老付说。

    “好,呜呜呜,我会的,呜呜呜呜……”美君拎着小包,走到海边,一边哭着,一边伸手,颤抖地,捧着海水洗脸。

    老付看了看,转身,离去。

    美君压抑地抽泣着,终于,她无法抑制,冲上岸,躺在沙滩上,撕心裂肺恸哭起来。

    别墅

    老付走进来。迎面遇见苏芳仪,芳仪笑迎,正要说话,老付开口了:“美君在房间睡觉,你去告诉奶奶,要她别打扰,你也是,不要打扰她,让她多睡一会儿。别说是我说的,知道吗?”

    芳仪大惊失色,眼珠子瞪得老大,她被搞糊涂了,说:“我……我对奶奶说过了,她,她知道。”

    老付没答话,头也不回,走去工具房。

    芳仪歪着脑袋,百思不得其解,她疑惑的样子,走来走去,最后站定,恍然大悟,自言自语道:“佩服佩服,居然把老付都给收买了。”

    大海

    沙滩上,海浪发出嘈杂的声响,海鸟黑压压乱成一片。

    美君拖着沉重的脚步,神情恍惚,缓缓前行。小黄走走停停,闷闷不乐。

    她轻轻来到穆俊杰身边,静静看着他,小黄在她身后,也安静站着。

    穆俊杰伏在手臂上,似睡着了。

    美君使劲擦拭着脸,抹去所有泪痕。她看了看远方,又定了定,小声说:“你怎么下来的啊?能走啦?”

    穆俊杰猛抬头,睡意朦胧的样子,一笑,说:“是啊是啊,你来啦!来了多久啊?”

    美君把头转过去,说:“才来呢,看你,都睡着了。走,我扶你上去吧。”

    “不用不用,我自己上去,你看!”他戳着树枝,站起,一瘸一拐地上山。美君赶紧抓住他后腰的皮带,一步一步跟进,不让他摔倒。

    她俩气喘吁吁,艰难移动每一步,不知走了多久,终于,走到了深坑。

    美君先下,守在坑底,看着他一跳一跳,艰难移动每一步。

    终于,他下来了,他们相视而笑。她扶着他,让他慢慢靠近石壁。

    他靠在石壁上,为她擦去额头的汗水,美君忽然一身颤栗,紧紧搂住他,将头贴在他的胸膛。

    “就这样,我好幸福。”美君颤栗着说:“以前,我不知道,生命里,还有这么美好的事。我好害怕,害怕失去你,我想知道,如果,如果有一天,我变成了一个残疾人,你,你会离开我吗?”

    穆俊杰抚摸她的头,笑着说:“傻瓜,我怎么可以离开你啊,你这么年轻,还这么漂亮,还这么聪明,还……”

    美君猛地抬头,站好,嗔怒地瞪着他,说:“还还还,还什么还?”

    “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!”穆俊杰诚挚地说。

    美君噗呲一笑,说:“想不到啊,你还有油嘴滑舌的特长,不错啊,也算是一个特长嘛!”

    穆俊杰急了,刚要辩解,被美君捂住了嘴。

    美君捧着他的脸,踮脚亲吻。他一手搂着她的腰,一手抚摸她的头发。

    不知过了多久,美君低下头来,贴在他的胸口,恍恍惚惚,喘着粗气,颤抖地说:“假如,假如往后的某一天,有人要杀你,我求他们,他们要,以我的身体交换,你愿意吗?”

    “不!你说什么?!”穆俊杰大声道:“你别胡说!谁敢动你一根头发,我一定杀了他!”

    “假如……假如为了救你,我愿意呢?”美君没有看他的表情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第十章


    “不!不会的,不是吗?美君不会的,我太了解你了。”穆俊杰沉沉地说:“我心中的美君,她是女神,她勇敢、坚强、聪明、善良,她有太多美好的优点,却没有半点俗世的尘污,她能随机应变,任何凶险都吓不倒她。所有的希望,都会为她开启,所有的美好,都会向她聚合。亲爱的,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啊,我不喜欢,也不想听。”

    “谢谢!谢谢你把我看得如此完美,”美君静静地说:“好吧,我不再对你开这样的玩笑了。但是,请记住,今后,不论发生什么事,我都是你的人,为了你,我愿意付出一切,甚至,甚至,杀人!”

    “别说傻话了,美君,我不会让你承担这样的风险,天塌下来,有我顶着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只要有我在,我都不会给爱人留下杀人的机会!”穆俊杰说话时,铿锵有力。

    美君抬头,望着地说:“你的话好冷!我怎么感觉,有黑社会的味道啊?”

    穆俊杰抿嘴一笑,说:“是的,我是黑社会成员,我的老大,就是美君!这些,都是她教的,哈哈哈哈。”

    美君噗呲一笑,做了个打他的手势。他立即举手投降,喊道:“不要不要,我错了,我错了,老大饶命!”

    美君脸上笑眯眯地,又变成愤恨的样子,狠狠拧他的手臂。他“啊哟!”大叫一声,美君抱紧他,把头贴得更紧。

    别墅

    餐厅里,大家开始吃饭,不见美君。付婶把筷子一丢,生气的样子,说道:“哪有这样的事情,吃饭的时候还在睡?都半天啦!一定是生病了,你们却说不能打扰,万一出了什么事,谁会知道啊!”说完,站起要去看。

    老付冲过来,拦住她,心烦的样子,说道:“哎呀,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啊,人家吩咐芳仪了,不许打扰,你偏要去,怎么这么霸道啊?你是不是想偷懒,不想单独给她做饭啊?!”

    芳仪看着她俩,紧张的样子,说不出话来。

    突然,美君从门外走进来,大家张口结舌。

    还是付婶反应快,赶紧走过去,左看右看,问道:“啊呀,你怎么出去啦?他们说你在楼上睡觉?”

    “是的呀,是我说的,我叫他们别打扰的,确实啊,也有大半天了。其实,我在楼上写歌,才写完,就下楼,去花园看了一下。”美君若无其事地说。

    “哦,是这样啊,好好好,来来,快吃饭。”付婶赶紧为她舀汤。

    美君坐下,旁若无人地吃着。

    深夜

    没有月亮的夜晚,风儿总在身边飞舞,不论你是否欢迎,它刚离去,又绕回,总会让人不自在。

    世界骤然缩小,路灯下,风景一览无余。

    老付坐在花园旁的石凳上,抽着闷烟,一支未丢,另一支又接上,似乎,他要吐出所有烦恼和心事。

    他回头,看看别墅:三个窗口,粉色窗幔里,透着微弱的灯光,还有一个窗,里面没灯,也没人。

    突然,他起身,走进别墅,上楼,来到美君的房门口,侧耳倾听。房内,美君抱着被子,睡得正香。

    老付又急匆匆下楼,出门,坐在石凳上,再次点燃一根烟。

    他坐了一会儿,心事沉重的样子,再次走到美君的房门口,轻轻敲门。敲了一阵,美君开门了,瞪着他,冷冷地说道:“信不信,我会杀了你!”

    老付淡淡一笑,说:“我是来道歉的。另外,我想好了,答应你,把那个受了伤的男人接到别墅来,这样,也好有个照料。就对老太太说:我们收留了一位渔民,先让他在这里养养伤。”

    美君看着他,不解地问:“你就不怕他报复你?”

    老付想了想,说:“不会的,那事儿,你不说,谁知道?不过,我提醒你,他可能不是什么好人,要多注意点,把他弄到这里来,也好,我们观察观察,不是什么坏事。”

    “很好啊,这想法不错,我支持!”美君说。

    “那好吧,天快亮了,再过一会儿,我们就去把他带过来,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老太太,你说行不?”

    “行啊,说完了吗,天亮了再说吧?我还要休息一会儿。”美君歪着头,想关门,却被老付挡住。

    美君瞪着她,喊道:“你要干什么!”

    隔壁,芳仪被吵醒,她赶紧打开房门,向外看了看,她看到,一个背影站在美君的房门口,在说话,便轻轻走过去。她听到老付急切地说:“你看你,我为你办这么大的事情,也是有条件的,再说,如果他来了,我哪里还有机会?”说完,他冲了进去,关门。

    床上,美君拼命反抗,累了,喘着粗气说:“你,真的不信,我会杀了你!?”

    “就这一次了,天一亮,我们就去接人,我会安排好的,老太太那里,由我来解释。”

    美君歪着头,泪水横流。她一身颤栗,抽泣起来……

    早晨:海浪,沙滩,海岛,别墅。

    花园,一只喜鹊飞过,歇落在前面的草地上。

    别墅,餐厅

    付婶端出两碗面条,放在芳仪和美君面前。她俩拿起筷子,认真吃着。

    老付从外面走进来,手里提着一只空桶,笑着说:“哎呀,今天倒霉啊,渔笼的绳子没系紧,鱼都跑掉啦,一条都没有。”

    付婶没理他,又进厨房,端出一碗面条,对老付说:“快吃吧,跑了就跑了,海里那么多鱼,还没你捞的份啊?!”

    老付自顾自地说:“不过呢,今天遇到了一件喜事儿。”

    “喜事儿?”付婶惊疑地看着他。芳仪咬住筷头不松口,仔细听着。唯有美君不屑的表情,认真吃着面条。

    “是啊,今天呢,那个,天还没亮的时候啊,我第一次出门,救到了一位渔民,他差点就死了啦!”老付瞟了付婶一眼。

    “啊?!这孤岛,哪来的渔民啊?”付婶越来越糊涂了。

    “他的家就在附近的岛上,船翻了,搞错了方向,游过来的。”

    “哦,那,他现在在哪里?吃早餐了吗?”付婶关心地问。

    “他在山坡上摔了一跤,腿断了,我把他接了回来,安置在二楼的小房间里。”

    “啊!?天嘞,我上楼看看,哦哦哦,等下等下,我给他弄点儿面条再去。”付婶原地转了半圈,去了厨房。

    美君脸上有了喜色,放下筷子。

    付婶端着一碗面,快步走来,径直上楼去,美君和芳仪跟在她身后。

    老付一笑,出门,走了。

    房内,穆俊杰躺在床上。

    门突然打开,穆俊杰茫然失措,坐了起来。

    付婶走进,美君和芳仪跟着挤进来。付婶嚷道:“啊哟,多俊的小伙子啊,哎哟,怪可怜的呢,来来来,先吃碗面再说。”

    美君迅速搬来一把椅子,放在床前,付婶将一碗面条放上去。

    穆俊杰对她们疑虑地看了看,美君盯着他,眼睛快速眨了两下。他低头,嗦溜溜大口吃起来。

    芳仪躲到奶奶背后,手背掩鼻,偷偷在笑。

    这时,外面响起直升飞机的声音。大家跑到窗口看,又都跑了出去。

    穆俊杰赶紧从塑料袋里取出手枪,将子弹上膛。他一手举枪,一手扶着椅子,独脚跳到窗前,向窗外察看。

    飞机向后山飞去,一会儿,又飞了回来,如此往返,绕岛三个回合,又飞到了草坪上空。

    直升机下面,一根长绳子上吊着一个巨大的包裹,慢慢滑下,落在了草坪的小路上。

    老付已在草坪等候。飞机停稳,开门,下来三位男子,手里都提着长长的包裹。

    一人喊道:“你就是老付吧?我是彭智伟,我们都是黄总的人,今天,特意来看看,看你们是否有困难,是否还安全!”

    老付走近,握手,笑呵呵说:“感谢感谢,黄总的安排真是周到,我们很安全,也没有什么困难,麻烦转告黄总,要他放心,呵呵。”

    付婶和两位女孩也来了,付婶插话道:“带什么好吃的没有啊?这两位大小姐,没点新鲜玩意儿,会吃腻的!”

    “有,那一大包,全是吃的,去拿吧。”

    “哦,好好,我去推车来。”付婶往回跑,两女孩也跟着跑。

    老付笑呵呵地问:“黄总什么时候回来啊,好几天了,大家都惦记他呢。”

    彭智伟拍拍他的肩,沉重的表情,说:“他,遇到了麻烦,或许,近期回不来了。”

    “啊?!”老付吃惊的样子,说道:“怎么啦?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

    “暂时不便透露,以后再说吧,这些,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,有什么情况,我们会及时联系你的,你们注意保护好自己就可以了。最近,岛上,有什么异动吗?”

    “异动?还真有。就在前天,岛上来了四个人,当时,黄狗冲上去,被他们开枪打死了,美君这丫头啊,哭得死去活来呢。”

    三人惊诧的表情,警惕地盯着老付。彭智伟追问:“后来呢?”

    “后来,我赶到,躲在山上,吼了一声,他们吓到了,不知我有多少人,以为我有枪,就开着快艇跑了。”老付激动地说。

    “嗯,好吧,我们刚才坐飞机巡视了一下,没发现异常。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,”这时,他向别墅扫了一眼,窗内,穆俊杰一愣,手枪收回。彭智伟继续说:“不用多久,我们又会来的,放心,黄总那里,我们会处理好的。你们这里,还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办吗?”

    “哦,没有了,谢谢你们,代我们谢谢黄总,麻烦您带个话:这里很好,也很安全,叫他不要挂在心上。”

    “嗯,好吧,那,我们先走了,再见!”

    “再见!”

    三人爬上直升机,关门。飞机升起,轰鸣而去。

    小路上,三个女人在搬东西,老付过去,一起搬运。

    穆俊杰赶紧跳回,把枪放进袋子,压在被子下。

    付婶、老付和两个小女孩把货物搬上推车,大家笑呵呵地,很是开心。

    别墅

    房内,穆俊杰拆开大腿上的包扎带,除了几道包扎纸压出的勒痕,腿上已看不出异样。他用母指按了按,皮肤弹性很好。于是,他把包扎物品全丢进了垃圾桶。

    这时,美君走进来,一愣,弯腰看了看,惊呼道:“啊呀,拆掉啦?伤口好啦?”

    “是的,里面长好了,只是,还不牢固,再过两天,就可以走路了。”

    “啊哈哈,太好啦,你终于可以走路了。”美君很是欣慰,吻他额头一下,又退一步,皱着眉头说:“嗯!好臭啊,来,我帮你洗个澡好不好?”

    “哦不了不了,我自己能洗。这是白天呢,你在这里呆久了,他们会怀疑的。”穆俊杰看着她。

    美君嫣然一笑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也是哦,还是你想得远啦,比我聪明多了,嘻嘻。”

    这时,芳仪跑上来,手里拿着一套衣服,还有袜子。对美君说:“姐,奶奶叫你去一下。”

    美君说:“哦。”忙收起碗筷,走出门去。

    芳仪把衣服和袜子放在床上,说:“这是奶奶要我拿给你的。”

未完,明日更新

作者:周亚华(笔名:盐巴),湖南岳阳钱粮湖镇人,48岁。网络写手,曾从事职业:物流业、酒店管理、建筑管理。已创作散文、剧本、小说、诗歌等两百多万字。


擅写:监狱、黑社会、小姐、爱情、生活、创业等题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