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是没答案,是答案太多

老蝈 2019-02-12 15:27:48

今天又凌晨看球了,虽然睡了会儿回笼觉,但是早上起床脑袋依然昏昏沉沉,不爱动。于是没去跑步,躺在沙发上胡思乱想。

想起小时候娘给我讲的个小故事。

话说,三个姑爷去给岳父拜寿。大姑爷、二姑爷有点文化,三姑爷没读过几天书。到了吃午饭的时候,看着满桌子的菜三姑爷刚想夹红烧肉,这时候大姑爷说:妹夫,咱们今天玩个游戏咋样?说着给二姑爷一个眼色,二姑爷心领神会,笑着说:大姐夫请说。三姑爷也把伸到红烧肉碗边的筷子缩了回来,迷惑地看着大姐夫说:大姐夫请说。

大姑爷说:今天咱们仨,想夹肉吃之前需要说一句话,我做一个示范,二八一十六我先夹一块肉。说完得意洋洋地从碗里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,眼神扫了两妹夫一遍。

二姑爷说:该我了,二九一十八我两块一起夹。说完从碗里夹起两块肉放到嘴里,眼神扫了一下妹夫。

这次轮到了三姑爷,但见三姑爷脸色通红,额头见汗,说:从小生来我不害臊,连汤带菜我一起倒。说完把一碗红烧肉,全倒进了自己的饭碗。

小时候认为三姑爷战胜了两位想看他笑话的姐夫。

今天,我想到这个故事,早已经不再关注谁胜谁败的结果了,因为我知道,现在发生的事情很少只有单一的正确答案。如果这件事情的答案是单一的,那么这件事情就是最简单不过的了;恰恰是答案太多,乃至于知道越多的答案,越想选出最完美的答案,却事与愿违选不出那个最好的答案,这就是现实的事情。

前天有人问我:什么样的写作才最好?

我说:你能说得具体点吗?比如,写长篇还是写随笔、写书评还是写故事、是天天写还是磨好一篇是一篇呢?

那人对我说:因为说啥的都有我才糊涂的。

我说:我的答案也许会让你失望,写东西的好处显而易见,要不然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想做这件事,更不会有这么多的老师出来讲课。我的观点是:着眼于自己,着眼于文字,不要太在意别人怎么做和怎么说

那人说:我觉得你说的对但是不具体,但是别人说得对,我是该听还是不该听呢?

我笑了:是我才疏学浅,我给你讲个故事。

一天孔子的学生在院子里扫地,进来一个人,问:你是孔子的学生吗?

学生字正腔圆的回答说:是。

那人说:你说一年有几季?

孔子的学生断然说: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。

那人说:不对,一年只有三季。

于是二人争论不休,在三和四的问题上,各执一词。这时候孔子从屋里出来,问清缘由,对学生说:你错了,一年只有三季。

那人听后得意的说:怪不得大家都尊孔子为师,果然是厉害。

等那人走以后,学生满肚子的委屈,问:老师,你为啥说一年只有三季?

孔子说:你没看到那个人全身都是绿色吗?他是蚂蚱,春天生,秋天死,他就从来就没有见过冬天,你和他讲一年四季,就算是吵到明天早上也没有结果。

正所谓:夏虫不可语冰